我們只知大勢將至,卻不知失業就在眼前
日期:2017-12-14 瀏覽

今天這個話題,要從8號的一則新聞說起。

8月8日,有這么一則新聞迅速被海量信息淹沒,那就是,一位名叫馬丁內斯的前Facebook高管,因對人工智能主導的未來深感悲哀,毅然辭職,帶著獵槍,隱居在西雅圖北部的森林。

而就在上個月的軟銀大會上,孫正義預言人工智能將進入所有產業的中心,通過大數據不斷進化,得數據者得天下;與此同時,軟銀投資的OneWeb正放飛900個衛星,幫助建立物聯網......

孫正義說,20年前,他判斷超越之年為2018年,幾年前,他又重新估算了一下,依舊是2018年。

看到這里你會不會雙手一攤,說上一句:“和我有關系嗎?”

要知道,三年前,當“互聯網時代”這五個字開始在各大媒體及文章中出現的時候,很多人都不以為意。

01

前兩天接到一位曾經的同事打來的電話,她從別人口中聽說我最近開工作室的消息,既羨慕又很好奇,聊了一圈之后,她說最近越來越感到,年近不惑的她每天都在“混日子”,眼看著公司業務日漸萎縮,有門路的同事都各奔東西,她也不止一次萌發跳槽的念頭。

然而當她坐下來仔細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才赫然發現,這幾年自己在專業知識和能力上并沒有任何長進,只是練就了一張嘴皮,她也習慣了培訓行業里有課就上沒課就在家休息的相對自由的生活,不想回企業繼續上著朝九晚五的班操一堆心,但眼看著招生數量急劇下滑,公司管理越來越嚴苛,賺的錢越來越越少,她不免心生恐慌與焦慮。

我說:“還記得兩年前我們在一個飯館吃面,當時我說這個行業遲早會面臨洗牌,我們要提前做規劃與準備,但你卻笑我杞人憂天”。

對方深深地嘆了口氣。

多年的職場經驗告訴我,如果你到了快四十歲,依然無法在一個行業出類拔萃,你真的要當心了。

 

根據我的觀察與分析,絕大多數的職場老油條也好,甚至你看不慣的那些混日子的人也罷,他們最開始也是和你一樣,懷揣著一番雄心壯志恨不能在職場大展拳腳,然而后來,他們漸漸習慣了這種安逸的環境,也漸消磨了斗志,更為重要的是,他們越來越發現,自己練就的本領和能力只適用于這家平臺和公司,他們不清楚也不知道自己出去了還能做什么,逐漸喪失了自信,越不想動就越不能動,越不能動慢慢就再也動不了了,直到某一天,被公司列入到裁員名單里,這才徹底慌了神。

按照那個同事的話說,當年自己進入這家公司的時候,被公司表面的名氣和規模吸引,感覺自己像是握住了一把好牌,可多年過去,這副“好牌”竟成為自己最大的制約,慢慢變成了一手爛牌。

02

大體說來,每個人所處的職場環境大體分為三類:

一類是非企業單位,比如國家機關和事業單位,就是所謂的“體制”,相比企業而言受市場影響較小,這層“體制”成為一道無形的屏障,會在某種程度上保護你;但同時又是一座看不見的高墻,在某種程度上消磨你。

在企業環境中,分為兩類企業,一種壟斷企業,比如電力公司啊,煙草公司這種,這類企業的壁壘很高,一般人只能望洋興嘆;另一種就是非壟斷企業,根據公司規模,又分為非壟斷大企業和非壟斷小企業。

對于非壟斷小企業里的職場人而言,他們最具有危機意識,首先公司平臺本身就不大,其次存活壽命也短,說不定哪天說倒閉就倒閉,最后這種企業受市場影響很大,稍微一點風吹草動都可能是一個致命打擊。

這些小企業的員工往往會密切關注外部市場動態,他們深知公司靠不住,唯一能夠依靠的也只有他們自己,他們無時無刻不在鉆研該如何提升個人能力;還有就是,通常小企業的工作量也沒那么大,他們會有一定的閑暇時間琢磨未來的方向。

等時機成熟的時候,他們當中的一些人會拿上一筆本錢,做一些生意或買賣,經過幾年的努力,結果往往沒那么差,甚至有的還發了財住上了豪宅開上了好車。

而那些壟斷企業里的員工,因為行業的特殊性,目前還沒有受到太大的波及。

而每逢時代變革期,受影響最大的反倒是那些非壟斷大企業里的員工。

03

不得不說,很多大公司的分工精細化程度非常高,你一開始進去感覺會很興奮,就像我那個同事一樣,每當給親朋好友報上公司的名字時,周圍的人都嘖嘖稱嘆說:“這家公司我們聽過,鬧市區里到處都能看到公司的廣告,應該是家很有實力的大公司。”

金钱礁免费试玩